律师事务所服务缺陷致损害赔偿金10万余元

发布时间:2020-08-07 10:31:40

徐和她的丈夫薛生了三个孩子。2012年丈夫去世后,徐静蕾常年卧病在床,儿子薛佳和母亲徐静蕾住在一起。徐的房产在一个住宅区有两栋房子。为了避免百年来子女房地产纠纷,徐某让薛佳请律师事务所为其遗嘱作证。

徐和她的丈夫薛生了三个孩子。2012年丈夫去世后,徐静蕾常年卧病在床,儿子薛佳和母亲徐静蕾住在一起。徐的房产在一个住宅区有两栋房子。为了避免百年来子女房地产纠纷,徐某让薛佳请律师事务所为其遗嘱作证。

2013年5月20日,薛佳找到律师事务所代表母亲与律师事务所签订遗嘱认证协议,委托律师事务所提供遗嘱认证服务。2013年5月22日,徐某又与律师事务所签订了一份遗嘱认证委托书。一家律师事务所指派了两名律师为徐的遗嘱作证,并出示了律师证。遗嘱的主要内容是:我老了,儿子雪佳一直在照顾我,十年辛劳,他所有的财产都是儿子雪佳继承的。立遗嘱时,薛佳总是在场,并代他人写遗嘱内容。律师的证人费也由薛佳支付。

2013年9月徐某去世时,其余继承人拒绝配合转让房屋。薛将其他继承人诉至法院,要求继承母亲留下的两栋房屋。薛佳认为律师出具的遗嘱证明一定能胜诉。但经审理,法院认为,徐某的委托遗嘱由争议房地产的继承人薛佳书写。委托遗嘱不符合法律规定的委托遗嘱条件,不能认定为合法有效。因此,法院不支持薛某按照“委托遗嘱”继承其父亲、母亲遗产的主张,并根据法定继承人对两套不动产的继承作出判决。

面对这样的结果,薛佳不服,将律师事务所告上法庭,认为律师事务所工作人员业务不熟练,提供的法律服务不符合法律规定,给他们造成损失,并要求律师事务所赔偿两房价值损失。

庭审后,法院认为,当公民没有法律专业知识,想使自己的行为符合法律要求时,通常会求助于律师。律师是熟悉法律事务,为社会提供法律服务的专业人员。律师代理非诉讼法律事务,应当在委托权限内保护委托人的合法权益。

本案中,律师事务所委派的两名律师应当了解《继承法》关于遗嘱见证的相关规定,但律师事务所提供的遗嘱见证服务明显违反了法律规定的有效要求,律师事务所违反了法律服务合同的规定,即违反合同。同时,根据法律规定,由代理人代书的遗嘱,应当有两个以上的见证人见证,其中一人代书,注明下一年、月、日,并由其他见证人和立遗嘱人签名。但是,与继承人或者受遗赠人有利害关系的人,不得为遗嘱的见证人。薛某作为立遗嘱人徐某的子女之一,投资聘请律师,参与了立遗嘱见证。他自己的行为也触犯了法律,这也是遗嘱无效的原因之一,所以他也应该分担损失。鼓楼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后,双方均未提出上诉。